首页 - 新闻与展会 - 公司新闻

从制造商转型服务商的“钱浪样本

发布时间:2018-03-14

深海科考船、远洋巨轮、空间站、火星探测器……这些重大装备能上“九天揽月”、能下“五洋捉鳖”,少不了“水火不侵”的坚强外壳。在杭州大江东产业集聚区的义蓬科创园内,一家名为浙江钱浪涂料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不仅开发出了在严苛环境下寿命超过3000小时的石墨烯防腐涂料,近日,他们又与“211”“985”院校北京科技大学展开合作,准备在材料腐蚀与防护领域大干一场。

  1月11日,义蓬科创园第一家企业型研究院——杭州北科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暨北京科技大学钱浪研究院正式揭牌。浙江钱浪涂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蔡志梅表示,研究院由钱浪与北京科技大学联合组建,今后双方将就有关装备与材料健康诊断-状态预测智能化技术和大数据平台建设项目展开全方位合作,共同研发推广北京科技大学的材料防腐监测维护技术,为我国重大装备和基础设施的安全运行提供技术保障。

  从制造商逐步转型为服务商,钱浪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从泥水小工到涂料王国掌门人的蜕变

  “我们永远想在前面、走在前面。”从传统涂料到防腐涂料,再到材料监测服务商,钱浪走出了一条以市场为基础,产学研紧密结合的一体化道路。钱浪营销总监陈小庆告诉记者,公司在每一个发展阶段都积极创新,这与蔡志梅敏锐的商业眼光和敢于变革的创新精神密不可分。

  在创立钱浪前,蔡志梅只是一名泥水小工,因家庭贫困,投身建筑工地,以期养家糊口。历经磨炼,22岁的蔡志梅成为了一名项目经理,负责几家化工企业设备和地坪的防腐施工。在建筑工地多年的艰辛生活磨砺了蔡志梅的身体也磨砺了他的意志,敢想敢做的精神深深地扎在了他的灵魂之中。

  怀揣着心中梦想的蔡志梅厚积薄发,耐心地等待着一个让他实现梦想的机遇。机遇只留给有准备的人。终于,在1999年,蔡志梅抓住了那份机遇。当时,蔡志梅敏锐地洞察到浙江防腐油漆市场还处于一片蓝海之中。

  那时,浙江本地并没有成气候的防腐油漆生产厂家,浙江所需防腐涂料都要从江苏等地进货,并且产品质量时常不稳定,影响施工进度和质量。蔡志梅心中萌发了在浙江建立本土防腐涂料生产企业的想法。说干就干,拿出多年积攒的资金,蔡志梅从此走上了涂料生产之路。

  创业伊始,在解决了资金、厂房、生产设备等难题后,蔡志梅碰到了制造业最难攻克的堡垒同时也是制造业的核心——技术。从最初的“摸着石头过河”屡遭失败及重创,到后来走南闯北请来全国涂料专业工程师、技术人员,从原材料、配方、工艺上不断试验,终于生产出了适应市场的涂料产品。20多年的兢兢业业,蔡志梅缔造了浙江省工业涂料的王国。

  通过团队上下的努力,钱浪被评为中国工业防腐蚀技术协会会员单位、浙江省涂料协会会员单位,省高新技术企业,拥有杭州市级企业技术中心、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企业(A)级质检机构。

  目前,公司已具备各类钢结构专用漆10000吨、工业重防腐漆15000吨、水性工业漆15000吨的生产能力,是国内规模较大的工业防腐漆、钢结构专用漆、水性工业漆专业生产企业。产品远销中东、欧洲、拉美等10多个国家,为各领域有效地减少了腐蚀性资源浪费。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真的费功夫

  石墨烯是目前最薄、最强韧、导电导热性最好的纳米材料,可广泛应用于能源材料、化学、生物医药、航空航天、环保等领域。在材料领域,“石墨烯+”的应用堪比“互联网+”。这又让蔡志梅按捺不住藏在心中的创新激情,他决定将石墨烯应用到公司的涂料产品中。

  “石墨烯防腐涂料”能够实现严酷海洋环境下长效防腐和功能化、轻量化及环保性的统一,较传统重防腐涂料防腐性能提高3~10倍以上。然而调查发现,基于石墨烯材料技术的超高难度,其在涂料上的应用存在大量难题,如此一来,涂料企业是否有足够的耐心,便成为问题的所在。

  “许多同行一开始对我们的做法很不理解,这样做费时费力,成本还很高。但我们坚持了下来,事实证明当时的选择没有错。”2016年5月,钱浪成功建立了全自动控制的年产50吨氧化石墨烯分体的规模化生产线,同时将石墨烯重防腐涂料、石墨烯浆料进入批量生产,全方面进入了市场应用。

  谈及成功研制石墨烯防腐涂料的过程,陈小庆感叹道:“这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真的费功夫’!”陈小庆告诉记者,为了找到适合的原材料,公司团队的足迹遍及全球,从辽宁、吉林、山东、江苏、安徽、四川到台湾,再到德国、匈牙利、卢森堡等国,通过详细系统的市场调研、对比筛选,终于找到了一家合适的合作厂商。

  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在试验石墨烯环氧富锌底漆时,研发团队发现在加工、储存过程中,底漆会发生石墨烯团聚,油漆产生气泡、分层等现象,涂层未能如愿发挥出石墨烯的优异特性。

  通过查阅相关文献资料和无数次的反复试验,研发团队先将石墨烯粉体配制成石墨烯浆料(半成品),再将石墨烯浆料加入环氧富锌底漆中,并且通过把控加工工艺,最终解决了上述问题。

  记者了解到,钱浪的石墨烯环氧富锌底漆与常规环氧富锌底漆相比,大大提高了油漆的涂布率,耐盐雾时间大于3000小时,减少锌粉的用量50%以上,提高产品耐腐蚀性能的同时大大降低了成本,得到了用户的一致好评。最让公司员工感到骄傲的是,2016年,公司还被选为G20杭州峰会的防腐涂料供应商。

  目前,有着强烈创新意识的钱浪已经手握一系列具有竞争力的高科技涂料产品。2016年底,钱浪和中科院化学研究所等专业机构合作开发的水性工业漆和水性木器漆也已全面推出。据悉,钱浪的水性油漆挥发性有机物目前控制在199克/升之内,远远低于国家施工状态下挥发性有机物含量不得大于420克/升的标准,可与国外同类产品相媲美。

  校企合作谱新篇,发力防腐监测领域

  蔡志梅告诉记者,在创业初期,公司曾经有一大批钢结构防腐漆因为技术不达标没有通过客户验收,这让公司蒙受了很大的损失。经此教训后,为了保证新产品稳定性,蔡志梅将技术研发作为公司的重点,成立了独立的研发中心,每年在技术研发上投入的资金不少于总利润的30%。

  即便如此,蔡志梅依然认为,光靠企业的研发人员和研发投入,还远远不够。“我们的科研力量相比专业科研机构毕竟有限。因此,这几年,我们积极对接高校和科研院所。”此次和材料腐蚀防护领域的佼佼者——北京科技大学的合作,就是公司对接高校、科研院所的一个典型案例。

  陈小庆告诉记者,从制造型企业转为服务型企业,成为防腐涂料监测领域的专业服务商,是钱浪下一个转型的目标。“对于航母、海上石油平台、核电装备、电力设施、地下管道等重大装备和基础设施来说,由于构造复杂,且多为固定作业,这些设备表面的腐蚀很难被肉眼所察觉,从而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我们了解到北京科技大学在重大设备防腐监测领域有着相当前沿的技术,就萌生了把这一技术加以完善后推广开来的想法。”

  国家海洋腐蚀973首席科学家,北京科技大学新材料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导,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李晓刚是我国材料腐蚀与防护领域的专家。他曾建设了中国最大的材料腐蚀与防护数据库,并在2012年成功解决了“天宫一号”某关键部件的腐蚀问题,为其按时发射提供了坚实的科学基础。然而,单靠学校实现科技成果的商品化和产业化是很难做到的

  一方面是企业寻求技术转型,另一方面是学校研究成果范围局限。在一番深入交流后,双方一拍即合,李晓刚决定带着自己的6人团队,常驻钱浪,研究院成立后将在北京科技大学大数据技术和材料科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发展高效率高准确度的装备和材料健康诊断技术和防护技术。

  “通过大数据技术和材料科研成果,我们将每天为企业提供涂料腐蚀程度报告,以便为企业提供涂料修复等系列服务。”陈小庆向记者讲解了这套设备的运作过程。将仪器搭载在设备表面,就可以对设备的厚薄程度进行实时监测,一旦发现表面被腐蚀或有腐蚀前兆,设备会予以提醒,研究院还将根据监测结果为用户提供一系列解决方案,解决“监测难、维护难”这两大难题。

  陈小庆向记者透露,通过合作,这套防腐监测设备有望在1~2年成功投入使用,以防止或减缓腐蚀这种悄悄进行的破坏,避免因腐蚀付出巨额的代价。

  科学技术是坚实后台,校企合作的通道已经打开,在大江东诞生的钱浪将继续扎根这里,以匠心待初心,以创新带转型,抢占技术制高点,钱浪的发展宏图已然清晰可见。